厚重覃怀
当前位置: 首页  厚重覃怀
北国的“都江堰”——五龙口
发布:覃怀文化研究所-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发布时间:2018-04-08 动态浏览次数:299

北国的“都江堰”——五龙口

牛应芝

济源五龙口广利渠首及广济渠渠首遗址

五龙口,位于济源市东北角约11公里处,太行山脉南麓一片美丽神气的土地,山峦起伏,层林叠翠,有活泼调皮逗人的猕猴,有润肌滑肤的温泉浴,沁河绕出太行,东向沁阳,自秦建枋口,2200多年的风雨淘洗,风霜磨砺,依然多彩风韵。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我八、九岁时经常到辛庄公社裴村的姥姥家住,常跟着大我几岁的表哥去唐朝宰相裴休昌那四座小山似的冥冢地玩,去五龙口看济源的大河。那时的五龙口还没有桥梁,两岸人们过河全靠一艘小船摆渡,当时沁河河面宽旷,水深浪急,小船离开渡口得往下漂流几百米才能靠岸,然后几个船工拉纤,喊着口号,把小船拉到上游渡口才能再渡船过河。河的南岸有几个石头垒砌的进水闸口,上面的房子不大,内塑着几个石像。闸口下的河水翻滚着浪花,潜入地下涵洞,我不知水流向何方,更不知道水闸的历史份量。随着济源五龙口太行猕猴山和温泉浴景区的开发,这里逐渐名气大震,游人洛泽不绝。

何谓五龙口?一直是我多年的困惑。我每次到来,眼睛都要远远地审视这巍巍太行山脉的走向,数着哪几个更像五条龙的山梁。我为细读这部“大书”,去年春季,桃花芬芳的时节,我和妻子又专程探访了秦枋口。

秦枋口水面宽阔平缓,碧绿的河水缓缓东去,像一方浅碧色的佩玉镶嵌在枋口前;低垂的杨柳挂着串串嫩芽,白鹭盘旋河面,疙瘩坡峭壁上悬挂着片片粉红色的桃花;忙碌的焦枝铁路、二(连浩特)广(州)高速高架桥凌空相伴,不时有火车、汽车隆隆而过。铁桥的两边,三座古代石头雕砌的取水口依次排列岸边,那磐石般的身躯俯视着河面,静观水涨水落、四季变换、时代的变迁,聆听每日为它净身洗面的沁河水,永远歌颂不完古今沁渠的辉煌故事。闸口上的房子比原来大了很多,里边除了控制的闸门外,石人像已经不再。西边有座古石闸门原貌保存,石房子、石门、石护栏,“龙头崷崪吟风雨,千里泉源一吞吐。”山石雕刻的龙头门进水口张着倾盆大嘴,大有一口想把沁河水喝干之势。风雨斑驳的痕迹记载了古河渠千年岁月的沧桑。走进这间门口写着“禹后一人” 的老石头房子里,依山正面雕塑一尊石人神像,两侧石壁各有石像六尊,神坛上放置两个苹果,有位老乡正在祭奠,看到我们进来,很热情地给我们介绍这著名枋口的故事。他是济源轵城人,对五龙口颇有研究。他说:“ 上面石雕像并非神像,你看他们袍服玉带、官帽雁翅,是当时人们为纪念明万历年间指挥开挖河渠的河内县令袁应泰和他的助手塑的像,这禹后一人的意思是:袁应泰是治水英雄大禹之后的又一治水英雄。

沁河发源于山西平遥县黑城村,在河南济源的五龙口流出太行山。早在秦朝时,人们就在这里开凿河渠,引水灌田,以枋木为闸,故它的出水口又叫枋口。那是中国古代第一个隔山引水工程,也是最早利用水流弯道原理自然排石泻沙的水利工程。公元1261年(元代),在此开挖了引沁河渠广济渠,总长677里,浇灌463个村坊的土地。

广济渠的修成虽然极大地改善了怀川大地上的农业生产,但是由于广济渠口地势比较高,取沁河水比较困难,致使广济渠很难在大旱之年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明正德十五年(公元1520年),文学家何塘撰写的《重浚广济渠记》就说:“广济渠口地势高仰,水流艰涩,故累至湮塞,虽岁加疏浚而终不流通,一遇亢旱则名为水田者悉为焦壤,百姓惶惶无所控诉。”而彻底改变这一面貌,真正使广济渠在豫西北农业生产上发挥举足轻重作用的人,则是明万历年间的河内县令袁应泰。

明万历二十八年(公元1600年),袁应泰调任怀庆府河内县(今河南沁阳市、博爱县及焦作市区部分地方)知县。这时正值河内大旱,百姓流离失所。袁应泰到民间访查,觉得这里济水、沁水两条河流穿境而过,特别是引沁灌溉工程广济渠的渠网覆盖了大半个河内县,水资源丰富,土地肥沃,百姓不应该因旱逃荒。于是,爱民如子的袁应泰在全境进行了广泛的查访。

在查访中,袁应泰也认识到了大旱之年广济渠不能发挥灌溉作用的原因所在,因此他决定将广济渠的引水口往上游移,变平地取水为山地取水,也就是在沁河出山口的南侧凿山开洞,通过隔山取水的方法直接引沁河水入广济渠,从而彻底改变广济渠口地势高仰的现状,加大广济渠的引水量。

为把这项巨大的水利工程建设好,袁应泰亲自带领施工人员在五龙口考察选址,挖山开渠,每天都亲临施工现场督促施工。开凿山洞的山石坚硬,一锤砸下只是一个白点,他带领大家先用烈火烧,再用冷水浇,继之用铁锤敲凿。为激励工匠们施工,用“斗石换斗米”的办法鼓励工匠。三年间,袁应泰捐出了自己所有官俸约1万金用于施工,而自己却“6年之内布衣素食,未闻有崇肉累帛之奉”。这样烧烧凿凿,凿凿烧烧,历时三年的时间才打通了总长70余米的引水石洞工程。至今五龙口村仍流传着歌谣“五龙口,精致多,隔山取水五道河,一锤一鏨掏石头,一斗石头一斗银。”随后他又带领民众用两年时间砌桥闸,建分水石,疏通渠道。至此,沁河口附近相继开挖了利丰、广济、广惠、永利和兴利五条水渠,形成了五龙分水之势,所以秦枋口又称五龙口。

广济渠修好后,袁应泰又致力于河渠的安全运行。为解决渠道维修的资金问题,袁应泰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在河内县利上乡陆图、南鲁等村买了二顷40余亩土地,雇佃户耕种,每年收租谷100余担,用于河渠维护所需。

河渠渠首需要有专人看护水闸,袁应泰就在引水洞设2名闸夫看守,在减水河、分水闸各设一名闸夫管护。为解决这4名闸夫的待遇问题,袁应泰一没给老百姓摊派,二没求告上峰增加吃皇粮的编制,而是裁减了县衙中的5个工杂人员,把裁减5人的俸禄“改给闸夫工食”,这样既不增加百姓的负担,又解决了渠首的看护难题。

袁公祠

 “沁水西来束峡间,凿开石骨作长川。挽回东倒千寻浪,溉尽南畇万顷田------”沁渠所浇灌的面积从济源到沁阳、温县、孟州和武陟的大片土地,沁枋口河渠成为怀庆一带百姓的富民渠。为了天旱时都能浇上地,袁应泰亲自撰写了《广济渠申详条款记》,制定了灌溉制度:每月灌溉两轮,照号轮灌,依次用水;先从下游灌溉,即先武陟,再温、孟,最后是河内、济源,并把这些条款刻石立碑,公之于众。

那次艰苦的引水工程后, 受益于袁应泰所修广济渠的民众,自发筹款,在广济渠渠首上方修建了袁公祠。 袁公祠正中端坐着袁公,两边分列着追随他修渠的有功人士。整个“袁公祠”外面是山石仿砖木结构,屋脊、圆瓦、挑檐皆由石头精细雕刻而成,历数百年上面的花纹依然清晰美丽。石门上的石匾刻着“禹后一人”4个大字,上门框的两圆两方4个突起上刻着“山高水长”,两边门框刻着一幅对联:“洞凿太行引沁水百里咸资润泽、河开广济溉民田万年永赖生成”。祠的两边修有反八字影壁,袁公祠虽小,仍能显现出他的深邃庄重

目前,在沁枋口的上游又新建了河口大坝,不仅根治了沁河洪涝灾害,又造就了美丽的太行天湖,这里群山倒影,相映成趣,深谷清幽,浦系渔舟。忙绿一周的人们来到这里呼吸凉爽的山风,嬉戏清凉的河水,品尝杨柳下的烧烤,成为大人孩子心目中游玩消遣的胜地。

秦枋口虽远不如四川的都江堰那么规模宏大,但历尽两千余年的千秋功业至今仍在惠泽当地百姓,孕育大地沃土,无不令人对古人的智慧和历代修建沁渠枋口功绩的钦佩和崇敬。我站在秦枋口,似有一股雄风扑面而来,强烈感受到一种熔铸在五龙口人骨子里的忠义、勇敢、诚心的“浩然之气”在五龙涌动。袁应泰县令出身贫寒,抱济世爱民之伟志,做了县官之后,仍真诚体察平民百姓的生活苦难,作为封建时代的一个州县官吏,能时时对平头百姓的困苦不满如此关怀,用自己的劳动表达出对百姓的爱与疼,有良知的人无不赞佩!我们今天的政届官员,称之为人民勤务员和人民公仆,应该比袁应泰做的更好些吧,民为邦本,民生第一。我们为人民服务,要向袁应泰那样,清正廉洁,乐于奉献,亲民爱民为民,只有这样,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盛世中华,将真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作者简介:牛应芝,1950年生,济源市玉泉街道北水屯人,济源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总会计师,济源市作家协会会员。本文源于《济源钢铁电子招标网》。(/牛永利摄)


主办单位:焦作师范专科高等学院

地址:焦作市健康路8号

ICP备案号:豫ICP备050024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