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覃怀
当前位置: 首页  厚重覃怀
怀念俺家乡的大戏台
发布:覃怀文化研究所-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发布时间:2018-04-16 动态浏览次数:51

怀念俺家乡的大戏台

张正义

    我的家乡赵寨称得上是戏曲之乡,会唱戏的人很多,喜欢看戏的人更多,过大年看大戏就成了代代相传的乡俗。家乡戏叫怀剧,本地人叫老怀梆。在文化部批准保留的全国一百个地方剧种中,怀剧榜上有名。家乡的戏班子历史悠久,过年唱大戏几乎没有中断过。戏班子演员全部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春、夏、秋三季,他们全部都在黄土地里忙碌着,只有到收完玉米种完小麦天寒了地冻了,才有空闲集中起来排练。别看都是一些粗壮的大汉、朴素的村妇,舞台上表现出的艺术天赋真的让许多行家也赞叹不已。晋南豫北的老百姓对老怀梆情有独钟,当年家乡的戏班子曾在晋豫两省红极一时。

在家乡戏曲传承的历史中,有一位传奇式的天才戏老板不可不提。他因家境贫穷从没上过学,所以不识字,更没经过专业的戏曲培训。就因为从小爱看戏,多年跟着戏班子跑龙套混饭吃,后来竟成了赫赫有名的戏老板。跟这位老板排戏演戏,从来没有剧本。所有的台词、唱腔,生、旦、净、末、丑的化装和表演,甚至包括板胡、二胡、锣鼓闹镲的配乐伴奏,他全靠心记口记。那些年流行的古装戏,他竟能排演十多出,而且与县里职业怀剧团相比,几乎没有什么差错。奇人奇才,令村里的戏曲爱好者特别是那些业余演员敬佩有加,所以大家排演剧目格外认真、格外卖力,演出的效果自然不错啦。一个乡村的业余戏班子能唱红两省,说到这里,该知个中原由了吧。

我对三十年前家乡戏班子过年唱大戏算是津津乐道了一番,但要说到那时唱戏、看戏的条件,又让我特别汗颜了。过年唱戏一般都在祠堂大院里。大殿前的高台就是戏台。戏台顶部是用帆布临时遮起来的。台后挂一道浅黄或淡红的布叫幔,台前挂一道深棕色的布叫幕。幕分左右两片,开场、闭幕时,人可以拉合拉开。戏台的的左右上方各挂一盏马灯,后来改成了汽灯。戏台的设施大致就是这些。台下看戏的,来早的在戏台前方落座。说是落座,其实很少有人坐在凳子上,大多数屁股底下是几块参差不齐的砖块或一块冰冷的石头。偶有搬高椅子高凳子来看戏的,那要按规矩靠后或靠两边落座。更多年青人来得稍晚一些,就高高站立着为落座的围起一个半封闭的人墙。年节时气温比较低,大戏开演前,台下一片跺脚声。等到锣鼓敲响、大幕拉开时,台下很快会静下来。大戏开演前,常常高潮迭起。唱戏的看到家人邻居、亲戚朋友在下面观看,只怕唱砸了丢人,所以越唱越起劲;看戏的呢,看到自己喜欢的角色,想到自家人也能登台露脸,会不断发出阵阵喝彩助威声。台上台下,真如春潮涌动,大家早已把寒冷忘至九霄云外。偶遇大风吹起,掀开了戏台顶的布篷,刮灭了照明的马灯,会使观众的热情受到暂时影响。但村民们一般不会因此而提前撤离,特别是稍上年轻的大叔、大婶、爷爷、奶奶们,看戏的韧性、耐性令我叹服。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布篷又遮好了,马灯又点亮了,台上继续唱,台下继续看。年轻人确实走了不少,但老戏迷们不看完最后一幕,决不回家睡觉。在物资生活贫困的年代,农民也需要精神生活,而过年看大戏,就是老百姓一年中不可多得的精神大餐。

 “文革”十年中,村里的戏班子改称革命宣传队。因为当时把古装戏列为“四旧”,村民们几十年辛辛苦苦购置起来的古戏装道具,被革命小将毫不留情地付之一炬。过年照样唱大戏,但剧目成了清一色的现代革命样板戏。有了电灯、有了幻灯布景,唱《红灯记》、《沙家浜》、《龙江颂》,演出效果真的还不错。但由于演出剧目单调,不合众多老年人的口味,舞台前的热闹场景反而大不如前。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家乡的戏班子(或曰剧团、宣传队),已经改称为农民艺术团了。依然是业余非经营的性质,但演出的内容丰富了许多,演出水平与从前也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的村剧院虽然还是露天的,但环境大不一样。台下整整齐齐有可容纳两千余人的水泥条凳,村民们两手空空也可以坐着看戏了;舞台建筑已具备相当的规模;化妆室、道具室、演员休息室、乐团伴奏区等一应俱全;布景、灯光、音响等设施,全部按县级职业剧院的标准配备。在几位农民企业家的慷慨资助下,农民艺术团人才荟萃,节目丰富,早已名声在外。每年春节,除继续唱大戏外,歌舞、相声、小品、杂耍几乎都能看到。2009年春节,家乡人自主举办的“华达杯戏迷舞台赛”,不仅轰动全市,而且名振省城。河南省文化厅的一位副厅长、亲临现场观看决赛场的演出,还为获奖者颁发了奖杯、奖匾和证书。地处偏远的乡村,一个业余的农民艺术团、几位名不见经传的农村戏迷,能享此待遇,够风光、够荣耀了吧!

作者简介:张正义,沁阳市紫陵镇赵寨村人,男,汉族,1953年出生,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学教师,退休后受聘于长兴教育集团。


主办单位:焦作师范专科高等学院

地址:焦作市健康路8号

ICP备案号:豫ICP备050024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