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覃怀
当前位置: 首页  厚重覃怀
广济河渠赞袁公
发布:覃怀文化研究所-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发布时间:2018-05-08 动态浏览次数:105

广济河渠赞袁公

沁阳/赵新军



《怀怀诗集》,又名《勾漏山房诗》,是清代一部记述、考证怀庆府及河内县名胜古迹的七言诗总集,全书约200首,为乾嘉学者范照藜一生研究覃怀文化的精心之作。作者在《怀怀诗.并序》中言道:“名都胜景,自唐虞夏商周而后,历历可稽。宦绩人材,由汉唐宋元明以来,蒸蒸而上。”闻之无不使人振奋。

范照藜(17551837),字乙青,号井亭,清怀庆府河内县(今河南沁阳、博爱一带)人。乾隆癸丑科(1793)进士,曾官广西平乐、临桂、北流和安徽五河、广德、定远二十余年。撰有《春秋左传释人》、《勾漏山房诗》、《乡音正误》等书。

今日引述第十九首:广济河渠赞袁公

    五龙口畔凿山通,广济渠成百世功,

禹后一人非妄赞,万家生佛仰袁公。

明清时期,河内县(今河南省沁阳市、博爱县等市县)为怀庆府(今河南焦作、济源等地)首县,这里“沟膡刻缕,庐井相望”,被人称作“中州奥区”。河内县具有完备的水利系统,其中最著名的则是以沁河为骨干的五龙口水利系统。

  五龙口位于济源市东北沁河出山口,早在秦汉时期就开“枋口渠”、“秦渠”引沁河水进行农田灌溉。到了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这里形成了广济渠、永利渠、利丰渠、兴利渠、广惠渠五渠分水之势,每条渠的渠首进水口都雕刻着龙头吞水的石像,因此被人称作“五龙口”。“五龙口畔凿山通,广济渠成百世功”,范照藜在本诗中描述的是明代河内县令袁应泰在五龙口河畔开凿广济渠润泽河内县农田的历史功绩。

沁河自秦汉时期建枋口引沁河水起,历朝历代都在这里兴修水利。宋金时期,北方战火连绵,沁河两岸的水利工程遭到了严重破坏。公元1261年,元代的汉族官员王允中和杨端仁奉诏在枋口开挖广济渠。这条元代的广济渠,流经济源、河内、河阳(属孟州)、温县、武陟五县,总长达677里,浇灌463个村坊的土地,极大地改善了怀川大地上的农业生产条件。元代广济渠首位置大致处在明代利丰渠首处,渠口地势比较高,在大旱之年引水较为困难。明正德十五年(1520年),时辞官在家的原东昌府同知何瑭撰《重浚广济渠记》,文中写道:“广济渠口地势高仰,水流艰涩,故累至湮塞,虽岁加疏浚而终不流通,一遇亢旱则名为水田者悉为焦壤,百姓惶惶无所控诉。”

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袁应泰由彰德府临漳县调任怀庆府河内县知县。袁应泰(?-1621年),字大来,陕西凤翔人。晚明官员,东林党人。袁应泰于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中进士,先授临漳知县,历任河内知县、工部主事、兵部侍郎、右佥都御史等职。袁应泰经略辽东期间,在清军努尔哈赤攻战辽阳时,因城破举火自焚。后被明廷追封为兵部尚书。

袁应泰河内县就职期间,适逢天下大旱,饿殍遍野,百姓流离失所。袁应泰认为,河内县土地肥沃,广济渠渠网工程覆盖着大部县境,水资源丰富,百姓因旱逃荒让人难得其解。经过认真查访,袁应泰也认识到大旱之年广济渠难以发挥作用的原因就是渠首引水困难。于是,他决定将广济渠的引水口往上游移,变平地取水为山地取水,在沁河出山口的南侧凿山开洞,通过隔山取水的方法直接引沁河水入广济渠,从而彻底改变广济渠口地势高仰的现状,加大广济渠的引水量。

为把这项巨大的水利工程建设好,袁应泰任命当时的水利专家侯应时为总领工,负责河渠的建设。在修渠的五年多时间里,他更是经常亲临现场,督促施工,不放过任何一个疵点,可谓呕心沥血。开凿山洞的山山石坚硬,一锤下去只一个白点,开凿十分困难,为激励工匠们施工,袁应泰捐出了自己三年的所有官俸约一万金,用于施工,而自己却“六年之内布衣素食,未闻有崇肉累帛之奉”。在他的带动下,河内各地乡绅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大力支援修渠建设,用“斗石换斗米”的办法奖励工匠,即每凿下来一斗石头奖励一斗大米。

  在袁应泰的带领下,工匠们不断创新施工方法,采取先用火烧石头,再浇以冷水,继之用凿凿的方法艰难施工,就这样烧烧凿凿,凿凿烧烧,历时三年才打通建成了“长四十余丈、宽八丈”的引水石洞。随后袁应泰又带领民众用两年时间砌桥闸、安装铁索滑车,疏通渠系,开排洪道,建成了可灌济源、河内、河阳、温县、武陟“民田数千顷”的灌区。

  袁应泰带领民众奋斗五年多修的河渠虽仍叫广济渠,但相对于旧渠几乎是一条全新的河渠。新广济渠渠首工程最大的特点就是在坚硬的崖壁上凿开石洞引水,使用暗洞暗闸,这样做相对于在河上筑坝拦水,既节约了人力物力,又扩大了灌溉面积,可以说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广济渠修好后,袁应泰又致力于河渠的安全运行。为解决渠道维修的资金问题,袁应泰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在河内县利上乡六图南鲁等村买了240余亩土地,雇佃户耕种,每年收租谷100余担,用于河渠维护所需。为解决广济渠沿河争水用水的矛盾,袁应泰制定了《广济渠申详条款》,这套管理制度从河身定位到辅助设施,从用水分配到堤岸护理等等都进行了详尽的规定,保证了明末以后的400年时间里广济渠一直有序运行,成为后世水利工程建设和管理的模本。《明史》给袁应泰新广济渠给予了高度评价,“穿太行山,引沁水,成二十五堰,溉田数万顷,邻邑皆享其利。”

   “禹后一人非妄赞,万家生佛仰袁公”,这是怀庆府民间百姓和范照藜对袁应泰开凿广济洞、重修广济渠的高度赞扬。“禹后一人”意即,袁应泰是治水英雄大禹之后的又一治水英雄。“万家生佛”源于宋代戴翼《贺陈待制启》一文,原是赞扬宋代著名政治家、儒学大师司马光的话,后历朝用来指代受百姓爱戴的地方官。人们赞扬袁应泰“万家生佛”,更是表现出怀川人民对袁应泰这位明代治水英雄的无限景仰之情。

作者简介:赵新军,沁阳人,九道堰传媒创始人。文章部分引用赵倡文《袁应泰与广济渠》一文相关内容及资料,于此谨表谢意。


主办单位:焦作师范专科高等学院

地址:焦作市健康路8号

ICP备案号:豫ICP备05002423号